世界最帅的水星

cn水星
HP/MARVEL/SW/MC/APH
疯狂爬墙
文是不会坑的 什么时候写不知道

【HD】Successor[重生|长篇|HE]

Chapter 3

“就在那边,快看。”
“哪边?”
“在铂金头发男生旁边。”
“那个戴眼镜的?”
“你看见他的脸了吗?”
“看见他那道伤疤了吗?”
第二天,Harry走出寝室,这些窃窃私语就一直紧追着他。那些在教室外边排着长队,想一睹他的真面目的学生们,大部分都被Draco(“我爸爸是校董!”)威胁着赶跑了。
Harry倒是不怎么在意他们这样,毕竟他已经习惯了。不过有人为他出气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。
霍格沃兹的楼梯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,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门。好在Harry几乎已经把活点地图背下来了,他带着Draco轻轻松松就找到了各个教室。
不幸的是,即使是重生了,Harry依然无法专注的听宾斯教授讲魔法史。他单调乏味的声音不停地讲,Draco时不时晃晃脑袋,勉强打起精神记下了重点,而Harry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教授魔咒的弗立维教授在点名念到Harry的名字时依然激动得尖叫了一声,倒在地上不见了。Harry不得不尴尬地维持着礼貌的微笑扶教授起来。(“礼貌的好孩子!”)
麦格教授的变形课上,他们每人被发了一根火柴,要求把火柴变成一根针。Harry轻轻一挥魔杖,只用一次就成功把火柴变成了一根银针。这赢得了教授的赞赏(“漂亮,波特先生。你比你的爸爸更有天赋。斯莱特林加10分。”),Hermione和Draco羡慕的眼神以及Crabbe和Goyle崇拜的注视。
Draco期待许久的黑魔法防御术课程就像一场笑话。结结巴巴的奇洛教授身边总是弥漫着一股大蒜味,那块大围巾更是散发出腐臭的味道。Draco感谢Harry坐到后排的先见之明,他恶狠狠地说:“那味道真是太恶心了,我打赌那块围巾下面肯定也塞满了大蒜。”对此,Harry敷衍几句跳过了这个话题,他总不能告诉Draco那后面是伏地魔吧?

周五早上,海德薇扑棱着翅膀落到果酱盘和糖罐之间,将一张字条放到了Harry的餐盘上:
「Dear Harry
我知道你星期五下午没有课,不知能否在午后三时前后过来和我一起喝茶?我很想知道你第一周的情况。请让海德薇给我一个回音。
海格」
“海格?那个傻大个?”Draco凑到他旁边皱着眉头问。
“别这样说他,”Harry掏出羽毛笔在纸条背后匆匆写下答应的回复,“他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。”
Draco嗤笑一声,没在这个话题上停留,“今天早上院长的魔药课,我等不及看格兰芬多们出丑了。”
提到魔药课…Harry知道Snape现在恨着他,同时也在保护着他。他应该对教授表现出应有的尊敬,问题在于,有一些习惯难以改正!

“Potter!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?”对面桌的Hermione的手臂高高地举到空中。
Harry不慌不忙地站起来,毫不畏惧地直视对方眼睛,说:“一服生死水,先生。”
“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,你会到哪里去找?”
“牛的胃里,先生。”
“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?”
“它们是同一种植物,统称乌头。”
“正确,Potter,斯莱特林加10分,坐下。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?”Harry发誓他看见在Snape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欣慰。
“好样的,Harry。”Draco骄傲的说,“魔药调制的时候你应该不会拖我后腿。”
魔药课继续上下去,Snape把他们分成两人一组,指导他们混合调制一种治疗疥疮的简单药水。他拖着那件很长的黑斗篷在教室里走来走去,几乎所有学生都挨过批评,只有Harry和Draco幸免。后者显然是因为他本身就是由Snape教出来的得意弟子,而前者则是因为他熟练的不正常的手法,尤其是蒸煮带触角鼻涕虫。正当他怀疑的审视Harry时,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,Neville的鼻子上冒出了许多疥疮——他太早把豪猪刺丢进了坩锅。
“白痴!”Snape咆哮起来,“现在Malfoy先生和Potter先生熬制出来的完美药水要浪费在你身上了!斐尼甘先生,把他送到病房去。”
“Weasley,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不要加进豪猪刺呢?”Snape指责坐在Neville旁边的Ron,“格兰芬多因为你丢了1分。”
Draco笑得浑身发颤,Ron怨恨的看向Harry。Harry丢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,“别胡来”他做出口型。
下课后,Draco去猫头鹰棚屋给Malfoy夫人寄信,Harry和Ron一起走在走廊上。
“往好处想,Snape只扣了你一分。”Harry安慰着失落的Ron。
“可他给你加了10分!”Ron更失落了。
“别郁闷了,你想和我一起去看海格吗?”Harry兴致勃勃的说

“往后退,牙牙,往后退。”海格住在禁林边缘的小木屋里,养了一只庞大但胆小的黑色猎犬。
“嗨,海格,这是Ron。”Harry让出身后的Ron介绍着。
“又一个Weasley家的小兄弟吧?”海格说,他瞟了眼Ron的满脸雀斑,“你的两个哥哥可给我惹出不少麻烦…不要客气,来喝些茶吧。”
他们愉快的聊起来,话题从可恶的Filch和Snape转到对飞行课的期待,Ron开始激动不已的描述一场魁地奇球赛。
“Harry!”咚咚的敲门声再次打断了Ron的叙述,海格开门把门外的Draco放进来。
“Weasley,你为什么在这?”
“Malfoy,你为什么在这?”
两个声音同时响起。Harry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Ron和Draco互相瞪视。
“我是Harry的朋友!”
“我是Harry的朋友!”
“我看你是个不怀好意的家伙故意接近Harry!”
“Harry为什么你带这个穷鬼不带我?”
“抱歉…我以为你不喜欢海格——”Harry的解释被打断了,因为Ron愤怒的嘶了一声握拳扑向了Draco。
“统统石化!”
Harry不得不一人给一个石化咒,伸手抱住了摔向自己的Draco,而Ron倒在牙牙身上。
“拜托别打架,好吗?咒立停。”
Ron和Draco恢复后仍然隔着一段距离怒目而视,Harry冲海格无奈的摇摇头。
谁也没有注意到桌上有关古灵阁失窃的报纸。

评论(3)

热度(57)